新闻资讯
嘉兴话上海话杭州话……一起说唱,来自包邮区的“江南style”你听得懂伐
发布时间:2019-04-16

吴侬软语,就是这么好听!

最近,一首名为《江浙沪接力》的嘻哈说唱,由上海、杭州、苏州、宁波、嘉兴、无锡宜兴6座长三角城市的7个年轻人协力创作,用各自方言演唱的歌曲,一夜之间就在网上火了。歌曲音乐短片自4月5日被上传到发起人刘良骥的个人微博至今,累计观看次数已经突破60万,转发5000余次,同时被长三角多地媒体及官微转载。在某知名的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这首歌的评论数也已经达到了“999+”。

嘻哈说唱是年轻人语言,普及方言更能接受

嘻哈风劲吹,经过两年来各类综艺选秀节目的轮番轰炸,说唱乐一跃成为时下最受国内年轻人追捧的流行音乐类型之一。正如谈及喜剧小品就会联想到东北,国人对于内地说唱音乐的刻板印象则大多来自川渝——但凡对说唱有所了解的人,几乎都知道那句著名的“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

经济相对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向来“潮人”集聚,然而吴侬软语似乎与凌厉凶悍的说唱乐天生不搭。

不过,作为短片中“嘉兴接力棒”选手的何淼却不这么认为。

过去几年,他一直在用“说唱”方式普及方言。

▲何淼原创方言歌单

而和发起人刘良骥遇到的情况类似,方言说唱,不一定就能被“爆”,甚至受众寥寥。“很多人对我的想法都没什么兴趣。他们都觉得上海话和各种吴方言的受众面太小,用吴方言做出来的歌没人要听。”刘良骥说。

《疯狂嘉兴话》和《嘉兴小姐妹》等曲目,都是何淼自己花心思填的词,“纯粹是个人爱好吧,就是喜欢嘉兴话。”所以这次刘良骥找到他做这件事情时,何淼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一个嘉兴人,以后连自己的家乡话都不会说,那可怎么办?

1983年出生的何淼自嘲是个“拖家带口的中年人”,对于方言在下一辈中的留存和延续,他也有着“拖家带口中年人”特有的焦虑:“我们家小孩学说话的时候就是用嘉兴话教的,但是自从上了幼儿园,回到家就是一口普通话。我就觉得,你一个嘉兴人,以后连自己的家乡话都不会说,那可怎么办?”

何淼自嘲说自己嘉兴话熟练,主要是因为“年纪大了。”他回忆说,九十年代在王江泾小学读书,老师都是用方言教的,现在是不可能了。

2017年一项面向全国的本土出生人群方言使用情况的调查显示,包括上海、苏州、杭州、宁波、温州在内的吴语区城市,6到20岁人群能够熟练使用各自方言的比例在全国最低,其中垫底的苏州仅为2.2%。作为对照,重庆和成都两地,这一数字则分别为97.5%和91.5%。

夸家乡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

说唱歌手们都热衷于为自己所在的城市发声,一句“勒是雾都”打响了重庆说唱的牌子,长三角的说唱歌手们也同样渴望让大家记住自己的家乡。

何淼觉得家乡人对自己始终不够自信,总觉得嘉兴是夹在杭州与上海之间的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地方。所以他想通过自己的歌,给家乡“提提气”——

“哪哈半,哪哈半,我们嘉兴人从来不讲坍台

你讲我们地方不够赞

你没福气回到屋里搞得灵清再来

乌镇开个会 再到九龙山月河吃个饭

给你夹点菜,跟着我,跑来 跑去 好比 到底

色艺不想拜拜

再到杭州跑到上海 先到嘉兴转个弯

你到高速上头进服务站 逃不掉个粽子摊

你讲不想看见五芳斋 弗来

想和嘉兴不搭界 弗来

“包邮区天团”

说走就走的首次合作

音乐短片录制当天,是大家的第一次见面。不过就像何淼歌词里唱的那样,长三角各个城市间的往来终究还是件很方便的事情。从嘉兴到上海,高铁不过半小时,相比团队里其他成员,何淼是去上海最快的一个,《江浙沪接力》中他负责的那段歌词,更是道尽长三角城市之间交通互联互通带来的便捷:“再到杭州跑到上海 先到嘉兴转个弯。”

和宁波宜兴苏州动辄一两个小时的动车比起来,嘉兴人显然要幸福的多。

▲视频录制现场

何淼和小伙伴们非常享受这次合作,他觉得以后大家更应该多合作、多走动。


来源:嘉兴在线综合整理

编辑:黄钧天

©嘉兴市广电传媒有限公司 浙B2-20080098-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03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