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两座城 一脉情 | 看沪嘉两地“一体化”高光下的时代发展
发布时间:2020-10-27

禾点点10月27日讯(禾点点记者 张燕仲)

自古以来,江南文化源远流长,江南百姓勤善和美,如今的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既推动区域整体发展,也串联起这种文明,将“地缘相近、人缘相亲”的传统转化为今日巨大的发展动力。而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大力推进,也离不开自古以来形成的深厚文化、生活习俗的重要影响。


一张清代地图里,藏着两地源远流长的亲密往事

这里,是行政上的浙沪交界;这里,是文化史的“吴根越角”;这里,有着源远流长的江南文明;这里,百姓分属两地却历来睦邻而居,情谊深长……这里,是嘉善枫南村,上海市金山区枫泾镇。

而一张古地图的出现,诠释了一段岁月深处割舍不断的情缘。

2015年,上海枫泾镇党委书记张斌在查阅枫泾文史资料时发现了一张古地图《清代枫泾镇区平面图》。这张清代康乾年间的地图上枫泾镇区分“南镇”、“北镇”,而“南镇”的一部分赫然就是今日的嘉善枫南村!也就是说——今日的金山区枫泾镇、嘉善县枫南村与周边区域曾出现在同一张地图上,同属一个行政区域!

随着这份地图被发现,当地不少学者又挖掘研究史籍,发现有明清时期的地方志书干脆把两地写在了一起。古地图的研究者郁伟新曾翻阅各类志书、诗集和老地图,勘探地图上的河道、小桥、寺庙、街区等,他认为从某种程度上看,这块浙沪毗邻地区本是一家。“就好像两棵树种在一起,到后来越长越紧密,枝叶盘绕在一起,外形就像一棵树了。”

根据研究,现在姚庄镇清凉村曾是古代枫泾镇的清凉庵所在;而今日嘉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枫南村曾建有仁济道院,则是整个枫泾镇的文化源头之一!当时这一带曾经酒坊遍布,商铺林立,农贸繁盛……

上海枫泾的文化源头竟然是在今天嘉善枫南村!文出同源,地缘一家,两地自古以来的亲密可见一斑!

(图片来源:网络)


众多文史记载里,流淌着密不可分的文化基因

为金山枫泾、嘉善枫南之间的亲密关系作证的,也不仅仅是一张古地图。众多文史典籍、名人往事里都可以看到其密不可分的影子。

“门前一水接华亭,魏武两其名。”——这是元代画家吴镇在《嘉禾八景图》中的题诗。而“门前一水接华亭”指的就是嘉善东城门外的华亭塘,其江脉宽阔,往东与枫泾塘相接,一直流入黄浦江。

(图片来源:网络)

“买不尽枫泾布,收不尽魏塘纱”。早在明代,嘉禾地区就有“枫泾布,魏塘纱”的流行说法。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也曾援引过这样的民谚。

枫泾著名词人沈蓉城的《枫溪竹枝词》里的一首诗词更是将枫泾和嘉善的关系诠释得淋漓尽致:“天目来源一水长,玉虚高观峙中央,界桥两岸分南北,半隶茸城半魏塘”,这首诗词就写出了枫泾古镇最具特色的历史地理特征,枫泾从有市以来,就南北分治,枫泾界碑线旁,一步可以踩两省,还有刻有“吴界”和“越界”的石碑。

不仅地理上密不可分,文化、民俗也几乎一体,且共同培育出了一大批璀璨如星辰的名人。追溯起来,如今枫泾公墓里的不少名人出生成长地是嘉善。比如极负盛名的中国近代著名围棋大师顾水如就出生于枫泾南镇,曾属嘉善,从少年天才成长为“围棋圣手”,最后葬于枫泾公墓。中国工会领导人、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七届中央主席、第八届名誉主席的爱国民主战士和政治活动家朱学范,出生成长地也曾属嘉善,如今也安葬在枫泾公墓。

(图片来源:网络)

而嘉善、枫泾的老火车站更是见证了中国近代历史的发展变迁。1905年,为抵制英美掠夺浙江路权,浙江绅商在上海集会,决定自造铁路。沪杭铁路于1906年动工,1908年4月12日上海至枫泾(当时属嘉善县)段铁路竣工通车!1909年4月15日,浙江境内杭州至嘉善段竣工通车,6月30日嘉善延伸到枫泾段通车,7月28日沪浙两路接轨!1912年12月9日,孙中山应浙江各界人士之邀请,乘坐专列由上海到杭州。孙中山逢站都会通知停车,下车步行至欢迎群众前,脱帽回礼。嘉善老火车站、枫泾站,都曾留下孙中山先生的历史足迹。

吴根越角,底蕴深厚,枫泾、枫南一带传承江南文化,也是上海古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孕育了数不清的历代英才,留下了青史佳话。如今虽为两地,却有着共同的文化基因。


“一体化”从未中断,两地百姓睦邻往来络绎不绝

即使是后来枫泾归属上海金山,枫南属于浙江嘉善,但“地缘相近,人缘相亲”的客观因素和人文传统始终都在。

解放初期物质生活尚不丰富时,枫南的居民去金山枫泾看个电影,枫泾的百姓来这边摆个渡“白相白相”也是常有的事。

嘉善《惠民镇志》记载,1972年四县(金山、青浦、嘉善、平湖)血防联防合作灭丁螺,沿着同一条河流共筑一条坝。

姚庄镇文化站站长苏丽君介绍,上世纪80年代,文化站老站长曾挑着担子带着行李送姚庄的农民画家去金山学画,两地百姓自发进行文化创作交流活动。

而一直以来两地彼此通婚也很常见,文化、生活习俗上都互相往来影响,让两地仍旧如同一地,“父母叔伯在姚庄,姑姑舅舅在金山”这样的家庭多得很,尤其是在枫南、枫泾这样交界地,编辑《嘉善史志》的杨越岷说,“嘉善小伙儿骑个自行车就去上海枫泾亲戚家吃饭,这挺普遍的”。很多嘉善人在江南造船厂、上海吴泾化工厂、上海无线电厂等沪上大型国营棉纺织厂工作,有的后来成为“星期日工程师”,在嘉善乡镇企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大名鼎鼎的姚庄黄桃,源自上世纪80年代嘉善农民在上海农科院专家的指导下引进的新品种,近些年枫泾农民又来找邻居学经验。广场舞刚兴起时,枫泾的妇女看到隔壁嘉善的大妈大婶在跳舞,也跟着看、跟着学,还请好邻居去自己村子传授“舞艺”……

行政有界乡情无界!无论是古时同在一张地图上,还是后来分属浙沪,嘉善姚庄、枫南一带和上海金山枫泾的百姓们吃着同一条河的水,哼着同样口音的小调,同受吴根越角特有文化的熏陶,有着相似的民俗喜好、生活方式……这些从来都是“一体化”的。

而今天,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成为国家战略的时代背景下,在改革开放更为深入的契机下,在从民间自发互融到官方大力推动共建共享的大好机遇下,有着深厚文化风俗相连的两地,迎来深度“一体化”的高光时刻!

10月22日,以“重新发现城市价值”为主题的“金茂上海城市共营者大会”在上海黄浦江畔举行。中国金茂以犀利的眼光已战略布局全国49城,涉足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华中及西南等重点区域的核心城市。据了解,位于枫泾一路之隔的枫南上海之窗智慧科学城就是长三角重点接轨上海产城项目。

接下来,哪些政策、措施的出台落地对该区域带来深刻影响?如今的两地又将怎样进行新一轮的划时代式互融?给当地带来怎样的影响和机遇?禾点点将为您带来后续深度报道,敬请继续关注。


编辑 | 张莺

责任编辑 | 羊丰伟

审核 | 金周斌

嘉广集团禾点点编辑部

©嘉兴市广电传媒有限公司 浙B2-20080098-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03016